第三章 五禽法 太极拳

|

   旋即,他下了木床,身体摆开架势便是开始歪歪扭扭的演化出一套古怪的动作来,似拳法却又看着不像,倒像是一套专门养生健体之术。

  不过这动作确如他前世之时,每一个都标准之极,几乎达到了完美之境,且带着一种独特的韵律与意境,细细观察可以发现在他周身形成了许多的幻影,是各种神骏的动物形态。

  这五禽法他在前世便是对其中玄奥了然于心,各个动作都已经能够做到完美,其中蕴含的意境也能够演化出来,已然是达至大成的境地,而如今重生过来只需让身体将这门修炼的基础法门熟悉,记忆下来,达到一种本能的程度便是能够达至前世的境地了。

  不过,他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差了些,整套法门一共有八式,他却是不过演化出了前三式便是再也难以为继了,身上的汗水都如雨下,脸颊涨成酡红,口鼻喘气如牛,全身骨头咯咯直响,痛苦难忍。

  只是,姬长宫前世经历坎坷,练就的意志却是异常的坚韧,直到全身没有了一丁点气力方才瘫坐在床上休息。

  “嘶......”

  轻轻抽了口冷气,姬长宫咬牙忍住身体内各处钻来的刺痛,勉强在床上做出盘坐静修的姿势,然后集中精神感知自身体内的情况。

  “果然还是和前世一样,吸收来的天地精气大部分都是再度顺着全身毛孔流失掉,融入血脉之中的不足其中的万分之一!”

  静静感知着体内情况,虽说结局早有预料,但是此刻心却还是一沉,内心之中也是瞬间被危机充斥,然后向着全身蔓延,瞬间,整个身体都是一僵,寒毛直立。

  口中急促的喘息,姬长宫便是慢慢的自内视状态退了出来。如今的情况,他已然是全部了解。身体还是如前世一般,血脉稀薄,身体无法容纳天地精气。修炼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如今也还是处在元阳第一个小台阶,动若萤火的境地,可以说是一个十足的废物,修炼的速度绝对是整个天冥世界倒数第一。

  脑中无数记忆流过,前世所知的各种修炼法门均是跃然眼前,前世自己修炼的情形也是在此刻清晰起来。这样的病症也并非没有根除的办法,前世背负废物之名十六年的他也曾经成为了一尊让人胆寒的修罗,修为一日千里。

  “太极拳!”

  最终,脑海里浮现三个大字,而姬长宫也是目光一亮。这太极拳是他前世偶然得到的一门拳术,乍一修炼,会感觉是一门如同五禽法般的强身健体之术,难以有多大的效果,且对悟性的要求高,难以大成。但是却与五禽法一般,若是大成,便有着夺天地造化的功用。前世他能够在真玄境就能让金丹境冥者忌惮,便是这两门法门的功劳,尽管并非其前世解决身体病症的方法,但其强大也可见,能够内炼精气神,外炼筋骨皮,最是能够增长本源。

  “按照前世记忆来看,想要解决这血脉稀薄的病症,就必须有足够强大的本源。前世我有奇遇,得到能够直接提升本源的神物,如今却是不行,想要解决,还得自身修炼。我所知的修炼法门之中,也只有五禽法与这太极拳符合要求了,虽然见效缓慢,但终究是有希望的。”

  默默的沉吟了片刻,姬长宫终于是敲定了接下来的所修之法。恢复体力之后,便是再度在这木屋之中摆开架势,将五禽法八式一一演化而出。

  咻!

  一道急促的破空之声陡然自屋外传来,姬长宫手上动作便也是一顿,旋即目光移向那木门,口中依旧喘息着,吐着白气。

  吱呀!

  随着一点点柔和的光亮映入眼中,一道倩影也是倒映刻画在的眸子的深处。青丝如瀑,被束在脑后,垂至腰间。平滑的额,飘逸的细眉,清澈透亮如水晶的眸子,似玉雕琢高挺的琼鼻,性感轻薄而微抿的唇,整张面孔都是透出让人无比舒适与惊艳的感觉来,还有那被一身紫色劲装衬托的完美娇躯,全身上下无一不是完美。

  “姐姐......”

  重生以来的第一次相见,那种生死相离的痛苦,让得姬长宫的声音哽咽了起来。被杀戮侵蚀的冰冷的心如同春日融化的积雪,早已伤痛的麻木的心,再度有了悸动与爱恋,眼前那前世追逐与梦间的倩影,终于是再度的站在了自己的身前。

  “醒了么!”

  少女不过十六岁的年华,柳眉月目,琼鼻玉齿,玉脸清冷,眸子含情。目光温柔似水的看着姬长宫,口中发出一声激动的轻呼,声音如玉珠落盘,叮咚作响。

  “长宫,感觉怎么样,哪里还疼吗?”

  三步化作两步走,冷清音来到姬长宫身前,玉手轻轻扶着后者那有些颤抖的身躯,娇躯也是有些激动颤抖起来。后者昏迷的整整一个月,而如今终于清醒过来了,这着实让她心中轻轻的松了口气。若是没有了眼前的少年,她都不知该怎么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没,没事了,只是还有一些疲惫!”

  姬长宫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清美容颜,不由呆呆的道。

  “没事就好!”

  冷清音吐了口气,双眉如弯月,笑脸盈盈,红红的玉唇微张,同时伸出玉手抚了抚姬长宫的额,道:“放心,这两日姐姐用真气温养你的身体,很快就能好的!”

  “嗯!”

  姬长宫轻轻的点了点头,旋即便是由冷清音扶着下了木床,向着屋外而去。

  冷清音自小被姬长宫的母亲收养,几乎是看着后者长大的,更是一直照顾着后者,二人也算是青梅竹马,所以早早的二人便是确定的那种互相爱慕的关系,只是习惯上姬长宫一直称呼着冷清音为姐姐。

  此刻夕阳西下,晚霞映瞒了西方的半边天幕,长长的紫色彩带飘动,幻化成各种形状。走出屋子,入眼是一块大约有着一个足球场宽广的空地,偶有杂草耸立,而再往四周便是一片高有上百米,需十数人合抱的茂密古林,一眼望不到边际,而且隐隐之中便能够听到一声声的兽吼咆哮。而在姬长宫目光扫动之时,便是发现在木屋的左侧有着一片闪烁着青铜光泽的古木,透出古老苍茫的气息,更有着一股凝而不散的灵性涌动而右侧却有着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浪花朵朵,哗啦作响。

  “果然是在灵荒山脉之中,竟然寻到了一片青铜毛木林!”

  目光微凝,姬长宫心中不由的微微一叹,只是瞬间便是有眉头微动,心中不住的沉吟起来:“前世记忆之中似乎并没有在灵荒山脉之中遇到青铜毛木林,而且我也没有昏迷过一月之久的例子......那么,是否因为我的重生,所以这个世界的发展有了改变呢?”

  晚风轻扬,吹动发丝纷乱舞动,而此刻姬长宫的心也似他那发丝一般,心弦微微有些混乱了起来。

  “因为我的出现已经有所改变了吗?那么,村子遭袭并且覆灭是不是也会提前出现呢?”

  轻声的叩问,一时之间心弦不由紧崩,被冷清音握住的手掌也是不由的紧紧一握,冷汗微微渗出。那种时刻存在的危机感让他的脸色都变得有些低沉了起来。

  “长宫,怎么了,你的手怎么出冷汗?”

  冷清音敏感的发现了他的异状,顿时便是停下脚步,一只玉手抵住他的背心,温和的真气缓缓侵入身体,温暖之意瞬间袭遍了全身。

  “这种温暖的感觉......难道要再次失去吗?”

  姬长宫微微低头,牙齿紧咬,旋即目光遥望向远处的天际。

  “姐姐,我们这是在那里呢?”

  望着逐渐变淡的云霞,姬长宫轻轻吐气,缓缓的问道,黑色的眸子中,深邃的目光闪动着,而在经历过重生来最初的各种复杂情绪之后,他终于是平静了下来,那一种前世四年多厮杀而形成的冷静到几乎淡漠一切的心境便是再度出现,只不过相对于前世的那种冰冷的音调,此刻却是显得那么温和宜人,那稚嫩的脸庞之上也是泛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的红晕。

  “这里是灵荒山脉中段内部的一个巨大盆地之中,很是隐秘,我们来到这里已经有一个月了,而且这里离神州的中域也不远了,我们很快就能回到龙隐村的!”

  冷清音轻轻的解释道,看着姬长宫微微有些红润的脸色也是安心了下来。不过姬长宫却是听出话语之中的一丝安慰来,此刻所面对的情形也必然是并如前者所说的那般。

  呜呜呜......

  山风呼啸,乱发狂舞。林中,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之声传出,一道壮硕的身影便是走了出来,而在他的右手之上还拖着一只足有大象高大的花豹,血腥气味随着山风便是瞬间弥漫而开。

  姬长宫目光微凝,瞳孔也是不由的一阵紧缩,旋即便是抬头望向了天际,在那高空之上,有着一头雄鹰在翱翔,锐利的目光投下,像是在找寻猎物,而天生五感灵敏的他也在那弥漫的兽血味道之中闻到了一股人血的气息......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